如何看懂财报010 – 马币贬值如何是好?

阅读时间:13分钟

『马币贬值了,还可以投资股票吗?』

『马币贬值,公司会受影响吗?』

稍有经验的股友知道当马币贬值,就买入那些以海外市场为主的股票,例如电子零件之类。这么一来,公司就可以赚到【收买产品/服务的营业额】以及【外币升值的盈利】。

那么,就有几个问题:

  • 如何知道公司受不受外币升值影响?
  • 如何知道公司是哪些外币升值的受益者?

在解说之前,先来了解一个重要的概念——对冲。


什么是对冲(hedge)?

对冲是一种降低风险的方法。

举例来说,你做出口贸易,你的印尼客户之间的合约是以印尼盾结算,他拿了货并承诺3个月后还清账款。不过,你担心印尼盾贬值,于是你找银行给你弄一份合约来锁定印尼盾和马币之间的汇率。这么一来,你就不用担心3个月后印尼盾是升值还是贬值了,因为你已经把这个外币的风险对冲掉了。

不明白?

我换个简单的例子:你买了机票,准备6个月后去日本玩,不过你担心马币贬值影响你的旅行预算。于是,你今天就去money changer那里换了一叠日圆回来。这么一来,你就不用担心日圆在6个月后是高是低,因为你已经提前锁定马币和日圆的兑换率,也就是把日圆在未来6个月的外汇风险给对冲掉。如果你在日本刷信用卡来买东西,那么这笔交易的马币和日圆的兑换率是没有对冲。

我再给你一个例子。今天你搬新家而看上了一套不错的沙发,不过因为你3个月后才入伙。于是销售员告诉你他们正在做促销(假设是真的促销),所以你可以今天先付30%订金来锁定这套沙发的价格。这时,你所缴付的30%订金也是一种对冲方式,因为你不需要理会这套沙发3个月后是什么价格。

对冲是我们应对未来不确定性的一种本能反应。


公司应该对冲货币吗?

简单的答案是:取决于公司的营业模式。

例如,如果公司从客户收到的钱,以及付给供应商的钱都是用美金来结算,那么公司就不需要做对冲,因为是属于natural hedge。公司只要确保成本不要高过营业额就行了,至少理论上是这样。

复杂一点的话,就要看公司如何规划自己的现金流,有几个判断标准:

  • 如果外汇波动很高,就对冲。
  • 如果短期需要偿还欠款,就对冲。
  • 如果对冲的成本很便宜,就对冲。

怎么知道外币对公司的影响?

呃,公司年报就有了,有时候公司的季报也有。基本上,在财报的pdf里搜索foreign currency这个关键字就找得到了。

就拿Thong Guan Industries(简称TGI)为例,它的2018年年报有列明外币对公司财报的影响。而外币对公司的影响可以在两个主要地方体现,一个是income statement,另一个是balance sheet。

我们先看在income statement的影响。就如下图所示,里面写明如果马币升值10%的话,对税后盈利带来多少影响。

来源:TGI的2018年年报第116页

其中你可以看到如果马币对美金升值10%的话,就会让公司多出RM4.23 mln的税后盈利;

而要是马币对日圆或者人民币升值10%的话,就会对公司分别少了RM232k和RM2.52 mln的税后盈利,以此类推。


为什么会有这个影响?

外币会对income statement造成的影响来来去去都是那几样东西:营业额、成本,以及利息。

当我们进一步深究,就会看到TGI主要营运区域是在马来西亚和中国,而有日本和中国分别带来27%和2.3%的营业额。因此,日圆和人民币对TGI的影响较大可以得到解释。

来源:TGI的2018年年报,第97页

那么美金呢?这里并没有看到TGI把什么东西卖去美国市场,因此很有可能是那些用美金结算营业额的市场例如菲律宾、越南,以及其他区域(other Asian countries与others)。不过估计以美金结算的营业额不会很高,否则的话,理应是美金升值(意即马币贬值)就带来更多的税后盈利。

可是TGI的年报却注明马币升值10%(意即美金贬值)就会得到RM4.23 mln的税后盈利,很明显美金对TGI的income statement里主要影响是成本或者贷款利息。

这么一来,我们也要看外币对公司balance sheet的影响在哪里。

来源:TGI的2018年年报,第114页

这里有几个东西要留意。

首先我们看到蓝色框框里都是资产,分别是trade receivables和cash

粉红色框框的是负债,分别是trade payables和loans & borrowings。

而最低一行的net exposure则是资产负债的总数。

那么我们看美金的部分,美金的net exposure是negative,TGI欠供应商的钱和贷款都是以美金计算。一旦美金升值的话,这笔原本已经negative的数目会变得更加negative。

不明白?

我给你画张图:

A公司的美金net exposure是负USD0.4 mln,假设现在美金和马币的兑换率是1:4,那么就像等于负RM1.6 mln。

要是此时马币升值,美金和马币的兑换率变成1:3,那么就等于负RM1.2 mln。虽然两种情况都是negative,不过当马币升值后,可以看出A公司的负担减少了RM0.4 mln(从负RM1.6 mln减到负RM1.2 mln)。

可见,如果外币的net exposure是负数,【该外币贬值所带来的好处】比较大。反之亦然。

假设公司主要债务都是美金为计算单位,当马币升值后,公司就可以用比较少马币来偿还债务。这么一来,公司的盈利就会增加。

不管是个人/公司/国家,比拥有债务更麻烦的事情,是拥有外币债务。

当我们看回TGI的外币net exposure就知道这么多外币当中,公司最担心就是美金升值,因为只有美金的net exposure是负数。


进一步确认美金的影响

来源:TGI的2018年年报,第41页

当我们看TGI的balance sheet时就会看到总债务(loans & borrowings)是RM126.93 mln,而年报的第114页就显示有RM115.59 mln的美金债务,是TGI总债务的91%。

那么,美金只影响TGI的债务利息吗?

来源:TGI的2018年年报,第42页

当我们看TGI的income statement就会看到2018年的利息(finance costs)才RM3.48 mln。假设这些利息都是美金债务带来的,如果美金贬值,TGI需要给的利息也只是节省减少到RM0.348 mln(RM3.48 mln x 10%),距离第一张图的额外RM4.23 mln的税后盈利还差得远。

因此,我们可以推算得知起码差不多有RM4.0 mln的税后盈利是其他成本“节省”得来的。从TGI的effective tax rate可以反推算,知道差不多有RM4.7 mln的税前盈利美金贬值10%得来。

反推算方式:RM4.23 mln – RM292.34k = RM3.94 mln

然后:RM3.94 mln ÷ (1-16%)= RM4.7 mln的税前盈利

如果美金贬值10%就可以得到将近RM4.7 mln的税前盈利,那么可以断定至少有RM47 mln的成本是以美金计算。而TGI的原材料几乎是和石油有关系的衍生品,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。

这么一来,我们就清楚知道美金对TGI所造成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成本,而不是利息。加上TGI主要销售市场并不以美金为结算单位,因此,如果TGI没有做好购买美金原材料的对冲,一旦美金大幅升值,那么TGI的盈利就会受到重大冲击。


结论:外币对公司的影响是可好可坏,因此要从公司的主要盈利市场、外币在成本和利息比例、公司对外币的net exposure下手,以确认公司是不是外币升值的主要受惠者,而不是从我们的直觉来判断。

这一期的内容有点多,大家慢慢消化吧…祝投资愉快~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